案例展示

学者分析:法德“引擎”的故障出在哪

发布日期:2021-02-08 07:39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0月15日刊载题为《欧洲寻求法德领导,结果落一场空》的文章,作者系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约瑟夫乔夫。文章称,法国和德国的利益分歧已久,其结构性矛盾难以克服,此外,即使法国和德国步调一致了,其他欧盟成员也未必同意,所得法德无法领导欧洲。全文摘编如下:

  几十年来,法国和德国一直被认为是欧洲的执政“搭档”或“组合”,甚至是“引擎”。它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努力团结欧洲大陆。然而,用隐喻的说法就是,法国人希望驾驶共同租赁的“欧洲保时捷”,而德国人坚持定量供应汽油钱,两国并未遵从同一张路线图。

  这并不奇怪,法德对世界看法不同,因而有着不同利益。真相是,法德分歧几乎与欧盟同时诞生。

  自夏尔戴高乐和康拉德阿登纳60年前跨越莱茵河联手以来,这一分歧对法国和德国当今领导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总统和安格拉默克尔总理的困扰丝毫不亚于对其卓越前任的困扰。那时,他们要把夙敌变成值得信赖的朋友。然而,国家并未联合。它们服从的是利益,而不是相互服从。

  过分活跃的马克龙当然希望领导欧洲。与此同时,默克尔则一直强调德国的优先重点。

  这也在他们的对外政策中得到反映。马克龙宣布北约已经“脑死亡”,与特朗普所言北约联盟已“过时”不谋而合。但是,德国总理肯定是布鲁塞尔北约总部的最后一位关灯者。毕竟,北约确保了德国70年的安全而且是以极低的折扣价。

  最近的法德分歧主要围绕地中海东部地区均为北约成员的希腊和土耳其可能在争议水域因油气勘探问题打起来。马克龙迅速站在希腊一边,派去战舰和飞机,并承诺提供武器。上个月,他在科西嘉主持了欧盟其他6个地中海成员国领导人峰会,以抗衡土耳其。德国未参加。

  而默克尔则含糊其辞地提起有关与土耳其发展“多层关系”的老话题,她说,必须“谨慎平衡”。

  德国的利益非常清楚: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是在保护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的安全,防止中东难民只要有机会就不受控制地进入德国。如果激怒他,他就可以随意打开难民流入的水龙头。

  其次就是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眼下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冲突升级。马克龙、普京和特朗普都敦促两国立即谈判,而埃尔多安则与阿塞拜疆站在一边,对抗亚美尼亚。可是,德国仅“感到震惊”,因为默克尔承担不起与埃尔多安疏远关系。

  这只是法德过去数月对外政策分歧的短小清单。但是,它确证了如下格局:法国喜欢介入,而德国喜欢退缩。默克尔最近宣布“好斗世界”的“欧洲之时”到来了。但是,如果法国和德国不团结,另外25个欧盟成员如何团结呢?

  根本原因是结构性的。27相加不等于1,无论是在俄罗斯问题还是白俄罗斯问题上。

  当然,没有一位欧洲领导人不呼吁欧洲同呼吸共命运。但是,以欧盟的情况,“团结”常常是“机构”的对立面,即作为一个整体采取行动的能力。一个靠成员国认为重要问题必须达成完全一致的要求组成的27国集团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战略角色,因为它总是只能受大家都能接受的最小公分母所指引。

  即使法国和德国确实步调一致了,其他成员也未必同意,因为它们担心这两个国家控制欧盟。除非它们融合为欧洲合众国,否则欧盟成员就不会将关键战略问题交由多数派原则裁定。

  10月15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德国总理默克尔(右)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欧盟秋季峰会召开前交谈。新华社发